刀镊工

弹镊何曾款俗扃,清晨且了夜来经。
匣非台镜人谁鉴,阅少年头雪易零。
老葛句留身后贵,颠僧发烬死前灵。
白崖薙罢还来薙,饶得长安两独醒。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