昆明池侍宴应制(这首诗的诗人是:沈佺期)

武帝伐昆明,穿池习五兵。水同河汉在,馆有豫章名。
我后光天德,垂衣文教成。黩兵非帝念,劳物岂皇情。
春仗过鲸沼,云旗出凤城。灵鱼衔宝跃,仙女废机迎。
柳拂旌门暗,兰依帐殿生。还如流水曲,日晚棹歌清。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