寄浙右旧幕僚

由来恶舌驷难追,自古无媒谤所归。
勾践岂能容范蠡,李斯何暇救韩非。
巨拳岂为鸡挥肋,强弩那因鼠发机。
惭愧故人同鲍叔,此心江柳尚依依。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