Ψ苏东坡关于惠州的诗句(苏东坡惠州)

1.苏东坡在惠州写的诗句

诗句原文:

春风岭上淮南村,昔年梅花曾断魂。岂知流落复相见,蛮风蜑雨黄昏。

长条半落荔支浦,卧树独秀桄榔园。岂惟幽光留夜色,直恐冷艳排冬温。

松风亭下荆棘里,两株玉蕊明朝暾。海南仙云娇堕砌,月下缟衣来扣门。

酒醒梦觉起绕树,妙意有在终无言。先生独饮勿叹息,幸有落月窥清樽。

白话译文:

往年我到过春风岭上淮南村,残梅凄凉令人伤心断魂。岂料我流落天涯,在这松风亭下又重睹它的芳容;在这愁人的黄昏里,在这蛮荒的凄风苦雨中。荔枝浦里果叶已半落,唯留长条默默沉思更寂寞。那繁茂的桄榔园中,依然树色秀丽,枝斜木卧。

她的绿叶闪烁着点点幽光,难道是想挽留这夜色诱人的微明?我只恐她花容冷艳,会慑退这南国冬天的温馨。在这松风亭下,在荒杂的荆棘丛里,两株寒梅俏然开放,花蕊洁白如玉似冰。朝辉映耀它的艳容,显得分外明丽晶莹。

莫不是海南娇娜神女驾着仙云,深夜降临在寂静阶庭?听,正是这位白衣仙子,正在月下轻轻敲门。我酣梦已觉酒也醒,起身徘徊梅树边;花姿在目,妙意存心,然而唯有长叹,终无一言。花儿说,先生还自饮美酒,不要再为我连连叹息;幸好在你清清的酒杯里还有探看你的天边落月。

出处:出自北宋诗人苏轼的《十一月二十六日松风亭下梅花盛开》。

作者简介:

苏轼(1037年1月8日,一说1036年12月19日—1101年8月24日),字子瞻、和仲,号铁冠道人、东坡居士,世称苏东坡、苏仙, 汉族,眉州眉山(四川省眉山市)人,祖籍河北栾城,北宋著名文学家、书法家、画家。

嘉祐二年(1057),苏轼进士及第。宋神宗时在凤翔、杭州、密州、徐州、湖州等地任职。元丰三年(1080),因“乌台诗案”被贬为黄州团练副使。

宋哲宗即位后任翰林学士、侍读学士、礼部尚书等职,并出知杭州、颍州、扬州、定州等地,晚年因新党执政被贬惠州、儋州。宋徽宗时获大赦北还,途中于常州病逝。宋高宗时追赠太师,谥号“文忠”。

扩展资料:

创作背景:

这是苏轼于绍圣元年(1094)六十岁时在惠州贬所写的诗。这年六月,苏轼在南迁途中再次接到谪令,责授建昌军司马,惠州安置,不得签书公事。八月,再贬宁远军节度副使,仍惠州安置。十月三日,终于到达惠州贬所。

最初寓居合江楼,十八日迁居嘉祐寺(见《后集》卷五《迁居》诗序)。

松风亭在嘉祐寺侧近,苏轼《松风亭记》说:“仰望亭宇,尚在木末。”又《题嘉祐寺》说:“始寓嘉祐寺松风亭,杖履所及,鸡犬皆相识。”是亭与寺都在半山坡上。这一年十一月二十六日,松风亭下梅花盛开,诗人兴会浓厚,写了这首诗。

参考资料来源:百度百科-十一月二十六日松风亭下梅花盛开

2.苏东坡写过哪些有关惠州的诗句

缺月挂疏桐,漏断人初静。谁见幽人独往来,缥缈孤鸿影。 惊起却回头,有恨无人省。拣尽寒枝不肯栖,寂寞沙洲冷。

据元代龙辅《女红余志》记载,惠州有一温姓女子名超超,到了十五岁都不肯嫁人。当听说东坡到了惠州,才欢喜地说:“这才是我的夫婿。”天天徘徊在苏轼的窗外听他吟诗作赋。后来,苏轼发觉超超对自己的仰慕之情,恐有不便之处,就匆匆离开了惠州。

数年后他故地重游,听人说超超已死,葬在沙地里,悚然动容,为她写了首《卜算子缺月挂疏桐》

3.苏东坡在惠州曾吟过什么诗,要一首出名一点的,完整的

苏东坡有一首[卜算子]词,词是这样写的: 缺月挂疏桐,漏断人初静。

时见幽人独往来,缥缈孤鸿影。 惊起却回头,有恨无人省。

拣尽寒枝不肯栖,寂寞沙洲冷。 这一首小词的背后,藏着大文豪苏东坡的一个引人入胜的绯闻故事! 绯闻故事有三种不同的版本: 第一种版本:绯闻女主角是一位王姓女子。

宋人吴曾《能改斋漫录》卷16记载:苏东坡谪居黄州时写了这首[卜算子]词,一般读者都不明白讲的什么。一个叫张文潜的人继苏东坡之后也贬官黄州,经过调查,得知这首词背后故事的来龙去脉。

可惜的是,吴曾并没有把故事的来龙去脉写出来,只说了句“其属意盖为王氏女子也”。 第二种版本:绯闻女主角是一个邻家女子。

宋人袁文《瓮牖闲评》卷五记载:苏东坡谪居黄州,邻家有个聪明伶俐的女子,每天傍晚都会跑到苏东坡窗外听他读书。后来,她的家人要将她嫁人,商议婚事,女子竟然开出这样的条件:“得要读书有东坡先生那么多的人才可以。”

结果,没有一个符合她心意的,因此没等到嫁人就抑郁而死了。宋人李如篪《东园丛说》卷下的记载,时间情节都跟《瓮牖闲评》均有不同:苏轼还没有参加进士考试的时候,夜间读书,一个邻近富豪人家的女子经常前去偷听。

一天晚上,终于鼓起勇气,跑去找苏轼,主动投怀送抱。苏轼没有接受,相约考中进士之后再娶她为妻。

可是真的中了进士之后,苏轼却娶了别的仕宦人家的小姐。过了很多年,苏轼去了解那女子嫁给什么人了,得知她一直信守诺言,没等出嫁就死了。

苏轼因此写了这首[卜算子]词。 第三种版本:绯闻女主角是惠州温都监的女儿。

宋人王楙《野客丛书》卷二四记载了作者从一个叫王梦得的人那里听来的故事:苏东坡这首词不是作于黄州,而是作于惠州白鹤观。当时惠州姓温的兵马都监(相当于今天的地区军分区司令)的女儿,长得漂亮,十六岁了还不肯嫁人。

听说苏东坡到了惠州,高兴地对人说:“他是我的丈夫。”每天夜里,悄悄跑到窗外徘徊,听苏东坡读书吟诗。

苏东坡发觉了,推窗察看,她就翻过围墙逃走。苏东坡找到她家了解情况,她的父亲就告诉苏东坡女儿的想法。

苏东坡跟他说,要给介绍一个姓王的男子作为夫婿。没过多久,苏东坡就被继续流放到海南岛,这门婚事便没能介绍成功。

温氏女子也很快病死了,她的家人把她埋葬在河边沙滩旁。等苏东坡回到惠州,得知女子已经死去,心中惆怅,于是写下了这一首词。

元人陈明秀《东坡诗话录》、明代卓人月《古今词统》卷四都有相同的记载,后者并且指出,温都监女儿名超超。著名文学评论家李卓吾曾经发出过如下一番感慨:温超超独具慧眼,知道苏东坡不是凡人,知道苏东坡之外没有人配得上自己,因此宁死不愿居住人世间。

苏东坡想要把她许配给王姓男子,她一定是宁死不嫁的。因为,她的心里只有东坡先生,没有王家后生。

也有人认为这词是影射刺时之作,没有女子,无关风月,不是绯闻。当然,还有一些人是上述说法一概不相信的,认为它只是宋人作词的一般套路:心中有所感触,聊以抒发寂寞之情。

孰是孰非,难以定论,也不必非有定论。我以为,文学作品,附丽一点美丽的传说,可以丰富作品的含义,给阅读者增添些许趣味,肯定不是什么坏事。

作为喜爱苏东坡诗文、同情苏东坡遭遇的后世读者,他于漂泊天涯之际,有一位妙龄女子欣赏他,爱慕他,也可以感到一点儿欣慰。谁规定了白发红颜不能心相印、情相许的?假如真的有过一位温超超,她实在是一位至纯至美的女子,惹人怜爱;她的敢于冲破世俗观念,大胆表达心中所爱,令人肃然起敬;她的不幸夭折,不由人不扼腕叹息,感慨良多。

4.关于描写惠州的诗句

卜算子

缺月挂疏桐,漏断人初静。时见幽人独往来,缥缈孤鸿影。惊起却回头,有恨无人省。拣尽寒枝不肯栖,枫落吴江冷。

绍圣元年十一月,苏东坡住在惠州水东的嘉佑寺,当他看到 松风亭下盛开的梅花,禁不住写下了他的第一首梅花诗:《十一月二十六日,松风亭下梅花 盛开》:

春风岭上淮南村,昔年梅花曾断魂。?

岂知流落复相见,蛮风延虫雨 愁黄昏。?

长条半落荔支浦,卧树独秀桄榔园。?

岂惟幽光留夜色,直恐冷艳排冬温。?

松风亭下荆棘里,两株玉蕊明朝暾。?

海南仙云娇堕砌,月下缟衣来扣门。?

酒醒梦觉起绕树,妙意有在终无言。?

先生独饮勿叹息,幸有落月窥清尊。

苏东坡关于惠州的诗句
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